李诞《候场》关于吐槽婚姻的摘录

婚姻带给我巨大的痛苦。或者说,给我一直以来无名的痛苦起了名字,塑了像。

最后一点儿虚假的自由都没了,动物的,自弃的那些。又想到那自由本来是多么空洞,更加难过,像是抓进了监狱的人,立马意识到在外面也没过得多好。

这种以往窄处想的自我开解,不知要把我引向哪里。 恶毒地想,正是婚姻让我这么想。 我重新渴望死亡,并充满勇气。此前那种会对不起父母爱人的内疚感因婚姻没有了。

你们没人因逼迫我结婚而内疚,没人为我考虑过后果,我被抛弃在这幸福的生活中活受。算对得起你们了。 一场婚礼,一场葬礼,可不就是人一生能仅仅提供给亲友的两样东西。 别想我。

活着就是牺牲,活得越长,壮烈越少。计算的,要从知识上找的借口越多。 死亡等了我够久了,好在它宽宏冷漠,不会和活着一样考察我的资格,不会因我活了太久,染了太多生的臭气,就不让我死。 死亡以漫长净化每个丢尽了脸的灵魂。为了活命,上过学,赚过钱,结过婚,出过轨一一通通都会过去, 不值一提。

我重新渴望死亡。 我配得上死亡,你们不配我活着。 我爱着我女朋友,我还是拒绝使用妻子老婆这类称呼。她在这件事中下场也好不到哪去,比我还可怜,她以为爱能战胜一切,能战胜我的积习,我长久的懦弱,我心里没断过的冷风,我与死亡多年的交情。 我爱她,她幼稚天真,敏感忧伤,她看见我以为同我是一类。

那是我极力压抑之后的我,看起来落落寡欢,相处下来,我有几回绷不住,露出真面目,我看到她害怕了。她哪认得这个我,只有死亡见过。 她试图拉住我,把手放在我心口,希望把我的心焐热。

我的心会热吗,不会,这是它的使命。 原本我也以为它热了,我们相爱的时候,我也幼稚了,以为跳出了世界的规则。婚姻把所有规则都带了回来。 我重新渴望死亡。 我配得上死亡,你们不配我活着。

————写于成都路边烧烤摊《候场》

© 版权声明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以下吧
点赞0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
请登录后发表评论